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法不能向不法讓步”方能體現司法正義

文丨新京報社論

3月12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作工作報告,講到媒體披露“昆山反殺案”後,最高檢指導江蘇檢察機關提前介入,提出案件定性意見,支持公安機關撤案,並作為正當防衛典型案例公開發佈;指導福州市檢察機關認定趙宇見義勇為致不法侵害人重傷屬正當防衛,依法不負刑事責任,“昭示法不能向不法讓步”。

簡單的一句“法不能向不法讓步”,卻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引起人們強烈共鳴。

盡管目前我國立法上明確瞭正當防衛的要件,但對面對不法分子侵害,公民反擊的司法認定往往過於拘謹,甚至以危害後果論是非,由此導致司法案例認定正當防衛比例偏少。此前,有媒體統計瞭各級法院的226份判決書,其中絕大部分被判為不構成正當防衛或防衛過當,認定正當防衛的僅為6%。

這樣的情形不無尷尬。立法上之所以規定正當防衛,目的是為瞭抵禦違法犯罪人員對他人的人身傷害。倘若公民的反擊行為得不到司法認可,在反擊行為中動輒得咎,則正當防衛條款處於“休眠”狀態,不僅公民的人身權益得不到保障,更會變向助長不法分子的囂張氣焰,敗壞社會風氣。

最高檢的司法介入對於激活正當防衛“休眠條款”發揮瞭積極作用。在“昆山反殺案”中,持刀反擊的於海明,在有關通報之中一度被稱作“犯罪嫌疑人”。趙宇案也是如此,先是因涉嫌故意傷害被刑拘多日,其後又被公安機關以涉嫌過失致人重傷罪移交檢察機關。正因為最高檢察機關的及時介入和指導,上述案件的正當防衛性質才得到瞭認定,阻斷瞭繼續刑事追究。

需要看到的是,司法的正面作用並不止於此。雖然我國不屬於判例法國傢,但最高司法機關制定的指導案例,同樣具有規范各級司法機關的作用。去年12月12日,最高檢發佈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將昆山反殺案作為典型案例,專門闡釋正當防衛的界限和把握標準,為檢察機關提供司法辦案參考。這都有利於澄清罪與非罪的界限,明確正當防衛的認定尺度。

當然,同時需要提醒的是,“法不能向不法讓步”,也是一種規范的防衛方法。與違法犯罪行為作鬥爭,必須始終秉持法治的精神,在法治的框架下解決問題,而不能用非法的手段對抗非法的人和事。上級司法機關介入具體案件,也應當依照法定程序,提出符合法律規定的意見。

跳出正當防衛的范疇,“法不能向不法讓步”,更是一種法治的精神。權利需要鬥爭,隻要是法律賦予的權利受到非法侵害,無論是公民,還是企業,都應當享有依法維護自身權益的權利。作為政府部門,則應秉持依法行政的理念,在規范自身行為的同時,肩負起捍衛他們權利的責任和義務。如此,才是法治社會的常態。

面對違法犯罪現象,司法機關有責任挺身而出,其堅守的這方陣地,就是公平正義。而有瞭司法機關的撐腰,無論是公民還是企業組織,也需要有意識地依法捍衛自身權利,堅守底線。如此,整個社會才能更好地實現司法正義。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