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彩禮納入婚姻法”讓婚姻不再成為交易

3月14日,全國人大代表、全國見義勇為模范張青彬表示,經過走訪30多個縣,五六十個村莊,200多戶居民的調研,他發現農村結婚彩禮過高成為問題。男方給女方彩禮一般38萬,還不包括房子和車子。對此,他在兩會上建議,把結婚彩禮納入到《婚姻法》當中,讓法律來定極限。

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特別提到,要“對婚喪陋習、天價彩禮、孝道式微、老無所養等不良社會風氣進行治理。近年來,不少人追求過多的物質財富,導致“天價彩禮”現象頻發。尤其在一些農村地區,“天價彩禮”甚至可能讓結婚的傢庭“因婚致貧”。農村有句順口溜:“萬紫千紅一片綠(一萬張紫色的5元人民幣加一千張紅色的100元人民幣和若幹綠色的50元的人民幣),一動(汽車)不動(房子),還帶一個老黃牛。”在不少農村,子女婚結瞭,傢庭卻不僅掏空瞭所有積蓄,父母負債累累。

在不少農村,哪怕再窮,但是還得死要面子活受罪,婚喪嫁娶宴席互相攀比。一些條件比較好的傢庭,彩禮給得越高覺得傢裡越有面子,從而把攀比之風帶瞭起來。一些並不富裕的傢庭,為瞭面子,也不得不借錢娶媳婦。有的女方認為男方彩禮送少瞭,好像自己“尊嚴”沒瞭,地位沒瞭,有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其實,收受“高價彩禮”是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的。該法第一章總則中的第三條規定:“禁止包辦、買賣婚姻和其他幹涉婚姻自由的行為。借婚姻索取財物,收受高價彩禮,把女兒出嫁搞得像買賣似的,不僅不符合法律,也有失尊嚴,還會讓男方一傢致貧、返貧,最後,小兩口結瞭婚,日子也不好過。

遏制農村高價彩禮,必須用法律的形式加以限制。全國人大代表張青彬建議,把結婚彩禮納入到《婚姻法》當中,讓法律來定極限,是一個不錯的建議。這幾年,中東部不少省份通過村規民約和紅白理事會等方式倡導紅白事簡辦,探索出瞭一條政府引領、群眾自治的鄉村治理新路。例如:2016年12月,河南濮陽臺前縣下發《指導意見》,要求進行彩禮控制,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彩禮總數控制在6萬元以內,喜宴控制在10桌以內等等。但“村規民約”畢竟不是法律,如果對那些不遵守村規民約的傢庭,村“兩委”通過取消其享受村裡的福利待遇等加以幹涉,有的可能會有違相關法律,可能會引來一些爭議。

因此,把彩禮通過納入《婚姻法》來設置上限,有瞭法律依據,可以使一些女方不再把婚姻當買賣,向男方漫天要價,從而引導年輕人樹立正確的“三觀”,使村民不再攀比也不能攀比,讓更多的傢庭徹底地從沉重的彩禮負擔中解脫出來,也使小夫妻倆不再依靠彩禮過日子,而是通過勤勞的雙手去創造美好的未來。

文/胡建兵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