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雲長制”來瞭 打破部門間數據孤島還遠嗎

繼河長、湖長之後,“雲長”又進入瞭政府以及公眾的視野。

3月25日,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在重慶市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四次會議上指出,要用改革的思路和辦法推進大數據智能化創新發展,以更大的力度、更實的舉措推動數據“聚通用”。要在管“雲”上下更大功夫,探索實行“雲長制”,打破數據壁壘、破除數據孤島,不斷提升數據“上雲”水平。

顯然,雲長以及雲長制,是對河長制、湖長制治理、管理河湖成功經驗的移植、復制,也是順應大數據發展趨勢,破解當前政府治理中的大數據發展痛點、提升數據管理應用水平的最新舉措。

當下,數據的巨大作用和價值,已受到各級政府以及城市管理者的高度重視。但數據發展中的一些已顯露多年的“梗阻”,卻好似難以真正徹底解決。比如,雖然“聚通用”(把數據匯聚起來、聯通共享起來、應用起來)已有所進展,但距離真正的“聚通用”,也有不小的差距。

產生這些問題的根源,當前近乎一致歸結為利益羈絆、部門割據。

這確實是很顯著的問題,卻不是問題的本質。受限於目前的行政序列和邏輯,很多地方、部門隻需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因此,目前大數據發展真正的梗阻和痛點,未必全在於部門利益分割,更是在如何打破分割上沒有找到較好辦法。

在最新一輪機構改革中,設立大數據局廣受關註。目前已有十幾個省市在行政序列中設立瞭大數據局。人們希望通過這個新設機構,能夠在消除數據痛點上有實質性進展。

但依然讓人不放心的地方在於,大數據局畢竟是政府序列中的一個部門,盡管有的地方大數據局的級別相對較高,但要依靠它去指揮其他部門,還面臨不少不確定因素。

在這個局面暫時還難以觸動的背景下,基於現實尋求“次優”的解決之道,就尤顯重要。

重慶提出“雲長制”,顯然與貴州的實踐經驗有關。2014年,貴州實行瞭“雲長負責制”,各地市以及省直各職能部門的主要負責人任本級政府本部門的“雲長”,相關業務的分管領導則是專職“副雲長”。

我查瞭一份貴州省畢節市全面推行雲長制的工作方案,該方案展示瞭貴州在數據“聚通用”方面破解梗阻與痛點的經驗。在這份方案的工作組織和職責中,詳細規定瞭市級、縣級以及各部門雲長的職責,同時還設立瞭市級雲長制辦公室,具體承辦協調、調度、稽查考核、信息報送等日常工作。

有工作組織,有工作機制,還有考核,在這樣的工作方案指揮下,可以想見,“聚通用”就不是擠牙膏式的擠一擠動一動,而是成為日常的分內工作。

貴州大數據工作能夠取得有目共睹的進展,除瞭領導重視,從可操作性的角度,其實更得益於這樣能夠真正整合各個職能部門的做法。

數據本來就是分類、分割的,造成梗阻、痛點的原因也不難理解。“雲長制”這種方式,本質上就是基於對現實的認識而想出的辦法。它並不深奧,卻效果可期。

□徐冰(新京報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員)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