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傢暴一旦開始,就不可能有結束

文丨馬建紅(法學博士)

最近,一段某女子被丈夫傢暴的視頻在網上熱傳。視頻中,一名女子正在傢中某個地方放置攝像機,突然從側門沖出來一名赤裸著上身的男子,不問青紅皂白就將其按倒在地,手腳並用,對其進行瘋狂毆打。該女子發出淒厲的叫聲,大呼救命。據報道,該視頻中傢暴的發生地在廣東省江門市,據悉,這名女子被打斷瞭3根肋骨,而打人男子即其丈夫已被刑拘。

該視頻流出後,激起瞭網友眾怒,大傢在對該男子的行為予以強烈譴責之餘,也“強烈建議”該女子盡快離婚。依一般人通常的經驗來看,傢暴的情況隻屬於“有”和“無”的范疇,而絕不是“多”和“少”的問題,因為傢暴一旦開始,就不可能有結束的時候,當男子打“順手”瞭,就把打人當做傢常便飯。所以,即便施暴者有偶爾的歉意和悔恨,並且還為此寫下“再也不打瞭”的“保證書”的時候,也切不可輕易相信他。為安全計,女子還是趁早離婚的好。因此,在視頻下面有的網友就評論說,雖然信奉“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婚”的古話,不過看其施暴的惡劣程度,也隻有勸該女子離婚這條路瞭。

在婚姻關系中,眾人的“勸和”或“勸離”,究竟能起多大作用是很令人懷疑的,如果當事人沒有“和”或“離”的決心,其他局外人的話都盡可以當做耳旁風。常言說婚姻如鞋,鞋合不合適,隻有腳知道,婚姻能不能夠維系,也隻有當事者清楚。在人們苦口婆心“勸和”的傢庭中,局外人的道理會有很多,“湊合一下吧,隻有在電視劇或小說裡才會有浪漫的愛情”;“離婚瞭,到哪兒去找像他這樣條件好的人”;“為瞭孩子有個完整的傢,你就忍一忍吧”,等等。在這些“勸和”的理由中,恰恰忘記瞭婚姻中最重要的感情因素,而感情的“有”或“沒有”,又恰恰是不講道理的。至於“勸離”的理由,則一般是“他/她都對你這樣瞭(通常是被傢暴或出軌),你還有什麼留戀的,哪怕一個人過也比和他/她在一起強,天涯何處無芳草,離開他/她,找一個更適合自己的。”沒有感情瞭,自然也就不適合瞭,當然也就應該對婚姻做個瞭斷。

當事人對一般人的“勸和”或“勸離”,既可以聽,也可以不聽,而在離婚案件中,具有解紛職能的法官,通過判決離或判決不離的方式進行的“勸”,則會對當事人的生活帶來較大的影響。在司法實踐中,對於第一次提起離婚的案件,無論雙方有怎樣非離不可的理由,法官都會先行進行苦口婆心的調解,調解不成,也會盡可能本著“勸和不勸離”的原則,做出不予離婚的判決,而法官如此判決的理由則通常是“夫妻感情尚未破裂”。對於這樣的結果,“原告”,也就是希望離婚的一方自然是很不滿意,但也並非沒有“補救”的措施,一是可以到上級法院上訴,再就是等待六個月後,再次提起離婚之訴,這時候法院一般就會判離瞭,因為經過時光的流逝,夫妻二人依然沒有在一起生活下去的願望,在“感情確已破裂”的情況下,讓他們彼此放手,或許是更人道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看,辦理離婚案件的法官,可以說是“職業”的勸和或勸離人。有人認為,既然兩口子都已經鬧到瞭法庭,肯定是日子過不下去瞭,法官直接判他們離婚不就得瞭,既讓當事人省心滿意,還能節省開庭時間,為這些傢務事浪費那麼多司法資源,值得嗎?況且法官不是整天嚷嚷案多人少嗎?幹嘛人傢第一次起訴離婚總要判人傢不離呢?列夫·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開篇就說過這樣的名言,“幸福的傢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傢庭各有各的不幸。”主辦離婚案件的法官們,是見識各種傢庭不幸最多的人,也最瞭解五花八門的離婚理由,知道對於一些人來說,判決不離以給雙方一定的“冷靜期”是必要的,當在法庭上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拿著不予離婚判決書回傢,反思並尋求改善後,有可能真的會出現一個“濤聲依舊”的圓滿結局。記得和一個被戲稱為“離婚案專傢”的法官聊天,她說每天接觸這類的案件,總覺得不能輕易下判,對於能挽回的婚姻,要盡量做工作挽回,減少在自己手上終結的婚姻的件數,冥冥之中似乎也是在行善積德呢!這話倒也正好印證瞭“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婚”的古話。

不過,生活中有些事別人可以“勸”,有些則是無論誰“勸”都不起作用的,即便以法庭判決的方式來“勸”也無濟於事。因為婚姻所賴以維系的因素雖然有很多,但感情則是其中最重要的,“強扭的瓜不甜”,無論誰扭都扭不成。回到文章開頭討論的廣東被傢暴的女子,從她攝錄傢暴證據的行為,已表明她自己真的不想再過這種日子瞭,在她真的想終結這場婚姻的時候,網友們的“勸離”才能成為助推器,否則大傢的“群情激憤”,也隻能是白熱鬧一場。因為婚姻中的愛恨情仇,酸甜苦辣,隻有當事者才能切身感受得到,而這也正是婚姻必須“自主”的原因吧。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