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境外賭場從內地吸萬億賭資,是時候“合作緝賭”瞭

隻需要在手機或電腦上登錄,就可以看到境外賭場的實況直播,輕點籌碼即可遠程下註,籌碼最低1000元;APP界面支持普通話、粵語、東北話,人民幣是賭場裡的“硬通貨”,一年的投註金額是彩票收入的2倍——昨天,有媒體起底“亞洲新賭王”周焯華控制的“太陽城網絡賭博平臺”,揭開瞭這朵網絡賭博“最大罌粟花”誘惑而危險的面目。

據報道,“太陽城網絡賭博平臺”的賭場和網絡服務器均設在境外,會員估算有數十萬人之眾。而來自內地的參賭者更是遍佈各個省份,規模和人數持續擴大。該平臺近期平均每月來自中國內地的投註金額高達1000億元以上,一年的投註額在萬億元以上,這個數字相當於2018年中國彩票總收入的近兩倍。許多人因此而傾傢蕩產,而且造成大量的資金外流。

賭博的危害眾所周知,它不僅會使人養成好逸惡勞的習性和投機心理,影響正常的工作、生活,而且還會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包括引發其他犯罪,社會危害性極大。鑒於此,我國對該類犯罪歷來都秉持嚴厲打擊的刑事政策。

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犯罪行為或者結果有一項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就可以認為是在我國領域內犯罪,可以適用我國刑法進行定罪處罰。

實際上,2010年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關於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已明確規定利用互聯網實施、參與賭博都是犯罪行為。

如為賭博網站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空間、通訊傳輸通道、投放廣告、發展會員、軟件開發、技術支持等服務,收取服務費數額在2萬元以上的;為賭博網站提供資金支付結算服務,收取服務費數額在1萬元以上或者幫助收取賭資20萬元以上的,等等。

內地居民通過網絡電話或者在線投註的方式參與到境外的賭局當中,且賭資可以通過內地銀行轉賬的方式以人民幣進行結算,足以認定是賭博犯罪的危害結果發生在我國境內,中國司法機關擁有相應的管轄權。

然而問題是,中國刑法雖然擁有一定管轄權,實際上難於落實。一方面,刑事案件的管轄權屬於國傢主權的重要組成部分,各個國傢一般均不允許別國的刑事司法人員進入本國領域內進行調查取證和緝拿犯罪嫌疑人;另一方面,由於利益因素的影響,各個國傢對賭博行為的認識與法律規定等有很大差異,對賭博、開設賭場等行為進行打擊、治理的主觀意願也不相同。

這樣一來,面對賭博、開設賭場等傳統犯罪行為的跨國化,單靠一國之力難以有效應對。不過,總體上看,賭博活動的社會危害在大多數國傢還是能夠被認識到的,這正是不同國傢加強合作打擊這類犯罪的基礎。中國與菲律賓在2017年、2018年都曾有過協作辦案的經歷。面對“太陽城”這朵有毒的“罌粟花”,中菲柬等國之間不妨采取更積極、更常態化的合作方式,擴大司法協助,盡快將其連根鏟除。

當然,內地也要加強內部監管,尤其是完善金融領域資金流通和支付方式的監管,加強與反洗錢等其他相關犯罪的協同治理。此外,還要構建更為積極有效的追逃制度,打出組合拳,以遏制跨境網絡賭博犯罪活動。

□金澤剛(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