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實行學前義務教育可分三步走

文丨鄭秉文(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

2018年是實施全面二孩的第三年。三年來,出生率一年比一年低,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別是12.95‰、12.43‰和10.94‰,甚至2018年比之前實施一胎政策時還要低:2011-2016年每年出生人口均在1600萬以上,出生率在12.00‰以上。三年的數據是一個重要信號:僅僅放開二胎已很難抵禦人口“老齡少子化”的嚴峻趨勢。

面對未來80年的人口逆轉趨勢,我們應盡早采取措施,積極應對生育意願下降的問題。育齡夫婦生育意願下降的原因固然有很多,但撫養成本不斷提高是一個重要因素,尤其是,在中小學九年義務教育之前的3-6歲的學前教育費用逐年攀升,“入園難、入園貴”已成為嚴重影響生育意願的又一座大山。

為鼓勵生育、緩解人口老齡化、提高人口素質和國傢競爭力,目前很多國傢或地區已經或正在把學前教育放在國民教育發展的突出位置。例如,為解決不斷下降的出生率,日本將從2019年10月為所有3-5歲兒童提供免費的學前教育,並為低收入傢庭的2歲以下兒童提供免費的日托服務。中國香港地區於2002年通過“教育券”計劃對兒童學前教育提供財政資助,2017年又推行瞭新的免費優質幼兒園教育政策。丹麥、芬蘭、瑞典等北歐國傢都實行免費學前教育制度。英國和美國學前教育實行社會化、市場化發展,既有昂貴的私立幼兒園,也有免費的公立幼兒園。總的來看,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傢學前教育預算占到教育總預算的10%左右,且公費學前教育占全部學前教育的90%以上。

實行學前義務教育,是一項重大民生政策。長期看,它可提高全民族的人力資本水平,提高未來勞動生產率。為此,建議將9年義務教育向下延伸至“學齡前”,其具體政策含義如下:

除少數傢庭自願選擇營利性民辦幼兒園以外,普惠性幼兒園應覆蓋和滿足全國所有3-6歲學前教育兒童群體;公辦園隻能作為普惠性幼兒園向社會開放,民辦園可選擇營利性,也可選擇普惠性的辦園形式。

營利性幼兒園的供給和定價由社會供給需求自行決定,不享受補貼;普惠性幼兒園無論是公辦的還是民辦的,實行統一的財政補貼標準、補貼方式,提供統一的普惠價格,使公辦園和民辦園的價格逐漸趨同,財政補貼和價格水平由地方政府決定。

對選擇普惠性的民辦園不得采取任何歧視政策,在財政補貼、財稅信貸、申辦手續、監管政策等所有相關領域實行與公辦園完全一致的國民待遇,與公辦園在同一起跑線上進行公平競爭。

考慮到目前的情況及其與《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幹意見》制定的2020年和2035年兩個目標的銜接,9年義務教育向下延伸至“學齡前”的具體實施步驟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現在到2020年底,在貧困地區實現全覆蓋,並納入2020年脫貧攻堅的指標考核體系之中;第二階段2021-2023年,普惠性幼兒園覆蓋全國所有3-6歲學前教育兒童群體;第三階段2024-2035年,有條件的公辦園逐漸分批完成“公助民營”的改制任務,實現公辦園和民辦園普惠價格單軌制。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