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超級女英雄大旗,“驚奇隊長”扛不起來

文丨freelee(星球大戰中文網副站長)

繼“黑人電影”後,漫威超級英雄系列電影(下稱“MCU”)再推出“女性主義”電影。3月11日,《驚奇隊長》在國內上映僅四天,票房已破6億大關。

相比於《黑豹》直接提出黑人運動路線之爭這麼嚴肅的命題,《驚奇隊長》對女性主義的觸及,與其說是“蜻蜓點水”,不如說是“投機取巧”。女性主義究竟談論的是“平權”還是“女權”?如何合理處理女性與男性之間的關系?這些在《驚奇隊長》中基本上避而不談。

主角黯淡使女性主義魅力全面失色

驚奇隊長擊潰克裡艦隊、卡羅爾鼓勵瑪利亞獨自撫養孩子、沒有愛情戲以及卡羅爾每次挫折後站起……這些橋段對應瞭不少當下流行的女性主義主張,例如女性不弱於男性、女性自主掌握命運、不依附於男性、女性能打破偏見等等。

其中一幕特別有趣,反映出“反語言壓迫”的一波潮流。這股潮流認為,在男性控制的文化語境中,男性通過語言文字來加深對女性的壓迫。以中文為例,“爺們兒”一詞象征大氣、豪邁,而“娘們兒”卻代表小氣、尖刻。女性主義者因此勾勒出一堆敏感詞,希望消滅敏感詞或者消解敏感詞的原本含義。電影中,弗瑞用“Dude”(中文意思為“兄弟”)來稱贊瑪利亞的飛行技術高超時,被她厲聲斥責,正是“反語言壓迫”的體現。

《驚奇隊長》的主創們很明顯瞭解女性主義者們都在談論什麼,相關內容“充實”瞭整部影片。從這種“下足料”的操作手法來看,《驚奇隊長》對女性主義詮釋的追求,顯然不滿足於“蜻蜓點水”。但問題在於,驚奇隊長的成長過程無法打動人心,令人物本身也變得扁平。既然女性主義的表達絕大多數寄托在主角身上,那麼主角的黯淡就是女性主義魅力的全面失色。

影片以“尋找記憶”來展開故事,這在MCU中別開生面,處理好的話說不定能成為“超英版《諜影重重》”。不過後續揭開謎團時開始出現問題。第一,身為卡羅爾精神支柱的瑪·維爾戲份太少,根本體現不出她對主角的影響力所在。第二,塑造出卡羅爾堅毅性格的經歷基本被碎片化處理,觀眾隻能看到一些匆匆掠過的閃回,而未能真正走進卡羅爾的內心。

要描述一位女英雄,手法可以非常豐富。譬如用傳統的“成長型”方式處理,可以參考《饑餓遊戲》系列——凱妮斯如何秉承內心一貫的善良與堅決,在大時代的動蕩中不斷尋找自己的本心。又或者用冷門一點的“神化型”方式處理,這就要以《生化危機》系列為例——愛麗絲從頭打到尾,成為後啟示錄時代的“女神”符號。

《驚奇隊長》卻在“成長”和“神化”兩條路之間走中間路線,結果有限的篇幅中未能展現她的完整形象。連串的閃回,以及驚奇隊長從殘缺的“維爾斯”變成完整的“卡羅爾·丹佛”,都試圖梳理出她成長的脈絡。但在大部分時候,驚奇隊長隻是一個不停開炮、間或跟弗瑞說說冷笑話的奇怪大姐,其內心有什麼掙紮與困惑毫無體現,導致其所謂成長毫無跡象。

“至高智慧”作為一個被渲染為束縛卡羅爾能力的存在,其能力沒有被有效渲染,其創造的幻象場景老土古板,大大削減卡羅爾擊敗勁敵的張力。影片真正描述得比較到位的反派是勇·羅格,不過卡羅爾覺醒後,勇·羅格的戰鬥力無法與之相提並論,導致觀眾根本無法將其視為驚奇隊長的勁敵,成長故事的精彩程度再度扣分。

“神化”路線方面的問題則更加顯而易見。神化路線其實就是“大場面”路線,要有足夠的視覺奇觀鼓動觀眾情緒。卡羅爾真正成為驚奇隊長後,馬上“開掛”上天下地,固然終於體現瞭這個“挽救復聯”的人物的能力。不過單靠最後頗顯突兀的“小宇宙”大爆發,並不足以令觀眾對“神的力量”看得過癮。類似的可以參考《雷神》系列。從動作戲來說,《雷神》任何一集都比《驚奇隊長》豐富。小危機、大危機化解的節奏符合觀眾期待,索爾的“神力”有按部就班的升級過程,他的神之形象也更容易令人信服。

同性為盟,隱含仇男情緒

人物塑造出瞭問題,《驚奇隊長》的那些女性主義情懷便變成無源之水,要影片思考一些嚴肅的兩性問題,更無從談起。

究竟女性在平權過程中應該如何審視與男性的關系呢?《驚奇隊長》首先沒有觸碰關於與男性平和相處的話題,單純把兩個重要的陣營角色——弗瑞和斯克魯人領袖塔羅斯,分別塑造成插科打諢的傢夥與被保護的對象。至於如何對待這些“不天然反對女性”的人物,幾個核心女性角色之間從未展開過“路線之爭”。

耐人尋味的是,影片中的重要男性,除瞭寇森探員外,全部曾跟卡羅爾對抗——包括背著卡羅爾聯系同僚的弗瑞。兩個對立的種族,均曾“束縛”過卡羅爾——克裡人束縛瞭她的能力,斯克魯人則禁錮她的身體、侵入她的記憶。盡管還有那個看不上卡羅爾的狙擊手女孩,但《驚奇隊長》中絕大部分情況依然是“同性為盟”。而“異性為敵”的思想似乎不知不覺間有所體現。

至於“仇男”思想究竟有沒有真正存在於電影中,這並不好說。隻是驚奇隊長一槍“爆頭”《真實的謊言》廣告板中的施瓦辛格形象,多少令人浮想聯翩——卡梅隆的這部經典動作大片是典型的“英雄救美”類別,女主角羨慕“傳統大男子氣概”,最終也喜不自勝地投入到孔武有力的丈夫的懷抱。

漫威沒有承擔太尖銳的主題

無論如何,《驚奇隊長》本身質量一般,承載不住女性主義真正的嚴肅思考。最終,它所標榜的對女性價值的重視,成為一套純屬為市場營銷而設的說辭。

出品方本質是商傢,他們大多數時候隻是看重某些話題的商業潛力。不過,這部電影仍然是有意義的。

首先,“遲到總好過不到”,《驚奇隊長》始終是MCU在創造要旨上的一大突破。吸取瞭教訓後,未來希望能做得更好。更大的意義在於,即使《驚奇隊長》的女性主義橋段變成“口號式”,女性主義運動仍然需要口號。“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這樣的口號通過這樣矚目的電影向外傳遞,也許能讓不少正處於或將要處於自我懷疑的女性同胞振奮起來。

要知道,女性幾乎從未在人類文明史上擺脫男性的統治。即使如今女性最基本的訴求是“平等”,男性也很難主動交出已有的權力,反而為瞭壓迫這種思潮而對女性主義進行批評、排斥和抹黑。相應地,女性群體中也會出現激進的回應手段,以表現其“嚴肅”立場。在這種語境下來觀察,即使驚奇隊長真的恨不得打爆施瓦辛格之頭,也屬“情有可原”。

不過,漫威確實沒有用一部合格的影片去承擔一個太尖銳的主題,以致至少目前的《驚奇隊長》,並沒有如願成為超英電影領域一面張揚的女性主義大旗。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