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不停車快捷收費打開瞭想象空間

喬杉

6月4日,發改委下發《加快推進高速公路電子不停車快捷收費應用服務實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到2019年12月底,全國ETC用戶數量突破1.8億,高速公路收費站ETC全覆蓋,貨車實現不停車收費,高速公路不停車快捷收費率達到90%以上。其中明確,給予ETC車輛不少於5%的通行費優惠,對通行本區域的ETC車輛實行無差別基本優惠政策。(6月5日《北京青年報》)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末,全國公路總裡程達到477.35萬公裡,是1984年末的5.2倍。其中,高速公路達到13.65萬公裡,裡程規模居世界第一。與此同時,大量存在的收費站,也一直是輿論關註話題。大量收費站的存在,不僅意味著大量設施建設成本、人力成本、管理成本,也在事實上降低瞭道路的通行效率。

應該說,這幾年收費站整體上呈現收縮趨勢。《2017年全國收費公路統計公報》顯示,與2016年末相比,2017年全國收費公路主線收費站由1575個減少至1338個,凈減237個,下降15.0%。取消收費站的技術後臺,就是ETC的大量采用。回顧ETC的發展軌道,先是不出市,然後不出省,現在不出國,已然全國一張網瞭。

顧名思義,不停車快捷收費,意義首先體現在快捷上。相對於人工收費,ETC系統直接通過,能夠省下繳費特別是排隊繳費的時間。省下來的十幾秒或者幾十秒,在平時可能連“發個呆”都不夠,但在高速通行中,卻會極大提升旅途體驗。而且,當車流大量集中時,還有可能避免擁堵的發生。往年黃金周,很多擁堵發生在收費站,很多是因為排隊繳費而引起的,交通部門也因此拿出瞭應急方案。

除瞭有形的快捷,還有無形的開放。ETC的好處,並不是現在才顯現出來的,為何推進這麼難?從根本上講,還是認識問題。一直以來,雖然在事實上所有公路都是連在一起的,但由於利益問題,還是有一根根線劃出瞭網格,各個收費部門坐在自己的網格裡面,享受著“歲月靜好”。當情懷失去時,鄭板橋講的“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自然也就隻能掛在墻上,當成書法欣賞瞭。

過去有句話,“要想富先修路”,打開的是道路也是心路。中國經濟40年高速增長,與高速公路、高鐵以及信息高速公路帶來的革命性改變有著很大關系。“三高”溝通瞭外部世界,也連接瞭內心世界,真正重塑瞭經濟地理。高速度是與高境界連通的,是真正站在時間和空間的最高峰審視自身,體現的是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如果說過去高速更多需要做加法,解決總裡程的問題,那麼現在則要開始做減法,沿著道路“打通關”,破除制約發展的各種“玻璃門”“彈簧門”“隱形門”。加法減法,大道相通,都落腳到“通”上來。

目前還有不少領域存在類似收費站這樣的痛點,以“全國一張網”作為關鍵詞,可以搜索到很多。通則不痛,痛者不通,主要就是因為利益掣肘固化,沒有真正打通暢通。當然,對於歷史現象必須歷史地看,一些現在的問題在當初可能是迫不得已,有的還是巨大進步。但現在既然已經到瞭半山腰,既然已經具備瞭解決的可能,特別是技術的發展提供瞭堅定的支撐,那就應該下決心摁下“啟動鍵”“快進鍵”。就像高速不停車快捷收費,拿出時間表,掛出線路圖。

不停車快捷收費何止帶來快捷?以高速公路、高鐵與信息高速公路為代表,我們已然進入瞭一個“對此可以酣高樓”的時代,迫切需要打破壇壇罐罐,清除枝枝蔓蔓,保持改革開放的銳氣,掃除縱向阻礙和橫向分割,實現更多的“全國一網通”。不停車收費打開瞭豐富想象空間,啟示改革開放要做到不停步、邁大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