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舉報紅人”無罪,司法以專業堅守捍衛公民權利

南都社論

備受社會關註的河北“舉報紅人”李志敏被控敲詐、重婚一案,歷經一次發回重審、指定異地審理和三次延長審限,於7月8日在河北遷安法院獲得無罪宣判。法院審理認為,被告網絡發佈消息以及向礦方提出給付補償費要求,“有合法的民事權利基礎,屬於主張自己民事權利的合法行為”,而本案所涉重婚罪部分,則“因偵查機關未對二被告人刑事立案,所取得的證據不具有合法性”。

昔日“舉報紅人”被控敲詐勒索、重婚,在唐山中院發回重審和指定異地審理的雙重“程序加持”下,此番在遷安法院獲得全面無罪的結果,殊為不易。

回頭去看,從2015年4月“舉報紅人”李志敏等人被刑事追責程序開始,涉案公民身陷囹圄已逾四年(僅一名被告在案發三年後獲得取保),現在經法院認定屬於公民“主張自身民事權利”的合法行為,卻已經讓當事人付出瞭沉重的代價,客觀上讓“以拘代刑”成為既成事實,盡管後續有國傢賠償在,依然不免叫人唏噓。

但也正因為如此,被指定異地審理的遷安法院,此番沒有選擇“實報實銷”(審前羈押時間“恰好”與刑期相當)而能夠對案件給出全面、徹底的無罪判決,並在司法文書中從實體和程序充分闡明法理,向公眾展示出瞭專業的司法態度和卓越的職業堅持。

“在爭議的協調解決過程中,被告人李志敏向該礦提出給付補償費的要求,有合法的民事權利基礎,屬於主張自己民事權利的合法行為”,遷安法院在本案判決書中所述的基本法理稱得上微言大義。

本案被告因在網絡頻繁發帖舉報而被冠之以“舉報紅人”的名號,而此番涉案同樣因被告在網絡“大量散播灤縣司傢營研山鐵礦違規拆遷、手續不全信息”而起,在已被唐山中院撤銷的本案一審判決中曾被認為“部分屬實”的信息,此番遷安法院明確指出“為實現其合法的民事權利且其發佈消息屬實,不能評價為敲詐勒索行為”。

專業的司法判斷應當基於案件事實,因為無罪判決也讓公眾有理由懷疑本案前期的刑事追訴動機,從中也可看到唐山中院後續對本案發回重審並指定異地審理的判斷,同樣堪稱專業、果斷且不乏司法智慧。

如果說對敲詐勒索控罪的無罪判決,透露出具體司法裁量對實體正義的追求和看重,那麼更重要的是,遷安法院此番對重婚罪也給出無罪的司法判斷,則因為對程序正義的實踐而顯得尤為可貴。

本案異地重審期間,辯方對重婚控罪的辯護意見,從刑事立案手續欠缺角度入手,援引刑訴法對偵控審“必須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證據”規定,對偵查行為啟動的合法性發起質疑,“沒有立案,偵查機關收集的一切證據均屬非法證據,應予排除,不能作為指控犯罪的證據”,相關主張得到司法裁量的認可和采納。

刑事立案手續欠缺,這一在刑事訴訟全過程中可能一度被認為微不足道的程序疏漏,被刑事辯護和司法審理所看重,應當說,這是庭審實質化改革在具體個案中的一次難得實踐。非法證據排除規則不僅要有能力對刑訊逼供喊“停”,而且要勇於對其他不符合法定程序、采取非法手段收集的證據說“不”。

司法對正當程序的在意和看重,稱得上“眼睛裡容不得沙子”,刑事立案文書不是無足輕重的一紙手續,而是一切刑事追責程序啟動的合法性基礎,遷安法院此番能以一份徹底的無罪判決對程序正義亮明態度,同時也是在倒逼偵查和執法行為的規范運行。

“程序決定瞭法治與恣意人治之間的基本區別”,程序正義和實體正義同等重要應當成為全社會的共識,而司法裁量(包括不同職守的司法從業者)對程序正義的看重與否,攸關公民的權利伸張、國傢的法治成長。“舉報紅人”案的無罪判決,讓公眾得以見證,實體正義與程序正義在同一個案件中展現出的幾近同等分量,也讓專業司法有機會通過個案向社會傳遞法律捍衛公民權利、實現公平正義的基本立場。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