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包容審慎,共享經濟監管要銘記總理這四個字

熊志

3月1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閉幕會之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中外記者並答記者問。在被澎湃新聞記者問及共享經濟話題時,李克強總理回答稱,共享經濟發展當中有利有弊,總的看,它帶動瞭就業、方便瞭群眾、推動瞭產業的發展。對於這種新業態、新模式,不能簡單任性,要麼不管要麼管死,要采用包容審慎的態度。

2017年普遍被視作共享經濟的元年。不過兩年後的今天,它的熱度已逐漸消退。共享單車企業中,摩拜已被美團收購,ofo面臨著資金困難。網約車因安全風波元氣大傷,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等領域同樣舉步維艱。一連串的負面事件,以及大起大落的局面,多少給人以一地雞毛的感覺,甚至有這個行業就不該存在的觀感。

但誠如總理所言,共享經濟在便民、拉動就業和推動產業發展上,的確功不可沒。比如共享單車,雖然遍地“墳場”造成瞭資源的浪費,但有效解決瞭“最後一公裡”出行的問題;網約車的出現,則帶來瞭鯰魚效應,倒逼傳統出租車行業改善服務水平。

這些領域遇到的問題,並不是共享經濟的模式天然有錯,而是在快速資本化的過程中,在行業還沒找到盈利模式的前提下,被過早地催熟,導致瞭管理漏洞和資本泡沫。站在監管層面來看,要做的正是采用包容審慎的態度,因勢利導,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總理的話對地方是一種鞭策提醒。事實上,共享經濟快速崛起的過程中,的確存在少數地方管理過於僵化、政策尺度太嚴的問題。

以網約車為例,一些三四線城市照搬北上廣的管理細則,設置不必要的準入門檻,而沒有因城施策。同樣的誤區在共享單車領域也存在。有的小城市管理怠惰,盲目效仿一線城市的禁投做法,而不是依據本地的實際出行市場和市政管理能力,來設置投放數量的上限。

從決策的角度看,一刀切的確省事,還能降低共享經濟的衍生弊病,減輕城市的負擔,但難免“簡單任性”,缺少對民眾需求的考慮,且會導致共享經濟企業競爭不足、活力不夠。

眼下不夠景氣的共享經濟,已經走到瞭一個岔路口。共享經濟泡沫破滅,不意味著可以由它自生自滅,恰恰相反,對監管手段的考驗才剛剛開始。比如押金難退,所折射的押金監管體系滯後,就是共享經濟新業態衍生的新問題,也是總理提到的要“再予糾正”的問題。

另外像網約車、共享單車等代表性行業,不僅各城市市情不同,不同發展階段的管理手段也該靈活調整。過去的準入限制有沒有動態調整的必要,如何劃出安全底線,資本監管如何避免共享經濟招搖撞騙、收割用戶等等,都應該有更開放的視角。

共享經濟的積極作用要正視,問題也要及時解決。否認其貢獻,並把相關企業接連倒下的事實,當作未來監管尺度該無限收緊的論據,無疑是管理思路的偏差。不管怎麼說,包容審慎的態度,公平公正的準入和監管,不隻對共享經濟領域適用,對市場上的任何新事物,都是該被遵守的信條。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