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醫生感謝患者傢屬彰顯醫患信任可貴

喬杉

“和傢人團聚在一起的時候應該是人世間最美好的模樣,看著你們抱著小依依幸福地離開,你們又用如此隆重的形式,讓我們體會到我們所有的付出收獲到瞭最大的價值”,“都說醫者是暗夜裡的提燈者,其實我想說你們就是那盞燈,幫我們抵禦瞭黑暗,照亮瞭我們正在走的路”。這段溫暖的文字來自於一封感謝信,是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兒科護士長葉娟幾天前寫的,收件人是一位32歲的新晉奶爸,他的女兒依依在浙大一院兒科住院40多天,幾天前剛剛出院回傢。(3月28日《錢江晚報》)

見過太多病人、傢屬給醫護人員寫感謝信,這一次,卻是醫護人員給病人傢屬寫信,而且寫得這麼動情,竟然把病人傢屬寫成瞭照亮黑暗的燈。這確實不多見。

這位護士長有著19年的從業經歷,可稱“見多識廣”。這個病人傢屬給其留下的最大印象,就是信任。比如說,他總是“積極配合醫生”,因為孩子病情原因有一天簽下瞭8份知情同意書,有一次已經踏上回老傢臺州的路,動車還沒到終點站,接到電話又趕過來瞭,“他同樣沒有埋怨抱怨”。而其高峰,是這位爸爸給孩子起名“浙依”,原因是“母女都是浙一救治的,取名浙依,依靠浙一,希望她能感恩”。

如果跳出具體情境,即便有著起名這樣的情節,也不能說這位病人傢屬所做的事情有多麼“感天動地”。就連這位病人傢屬也在表示,“護士長給這封信的時候,我有些納悶,我也沒覺得自己做瞭什麼,怎麼還給我寫感謝信瞭”。這不能簡單理解成是謙虛,一位病人及其傢屬信任自己的醫生,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而當醫患雙方連基本信任都失去時,在一意孤行裡必然留下一地雞毛。

有人可能會說,信任的前提是值得信任。問題的關鍵是,你首先得打開心門,如果始終把心門關著,即便打開瞭一扇窗戶,也帶著成見在一旁疑神疑鬼,勢必造成很多扭曲。正如這位病人傢屬所說,“有這麼多專業的醫生護士為我的老婆孩子保駕護航,我能做到的就是信任他們,相信他們的專業技能,認可他們的技術”。這種信任,其實是當前醫患的稀缺品。

誠然,當前醫患領域出現瞭一些問題,簡單否認問題不對,但肆意放大和生造矛盾也是不對。由於受到“壞消息感染癥”的影響,很多人習慣性地給自己披上瞭“軟胄甲”,這麼做看起來拒絕瞭一些可能的風險,但也拒絕瞭更多的溫暖。永遠不要否認,我們需要大量的好醫生,我們身邊也存在大量的好醫生。正如在這位新晉奶爸眼中,他和女兒遇到的醫生,就十分值得尊敬,十分值得信任。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這位護士長感慨來自病人及其傢屬的一些不理解和苛責,“我們也會懷疑自己,懷疑自己堅持的意義,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甚至也會有人中途放棄,2014年到2016年,僅3年時間,全國流失兒科醫生14310人,占總數的十分之一”。由這樣的情愫出發,或許更能理解這位新晉奶爸看似平常的舉動,傳遞的卻是並不簡單的信任。如同我們應該相信有大量好醫生存在一樣,也應該相信身邊有著大量的好患者和好傢屬存在,時時刻刻給當前的醫患關系傳遞溫暖,傳遞信心。

在這位醫生給傢屬的感謝信中,我們能夠讀出好患者和好醫生同樣重要。過去講信任是一種美德,其實信任還是一種能力,特別是對醫患關系來說,信任不能包治百病卻是不可或缺。信任是雙向的,既有患者對醫生的,也有醫生對患者的。如果失去瞭信任,醫患關系將隻剩下機械式的冰冷,最終受到傷害的其實是醫患雙方。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