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讀懂“村醫集體辭職信”反映的真問題

近日,河南省通許縣朱砂鎮36名村醫的集體辭職信引發熱議。村醫在辭職信裡說:“我們工作壓力越來越大,上級撥款越來越多,到村醫手裡的錢越來越少,工資發放不到位,上級層層克扣,現在我們村醫已經生活不能自理。”

7月8日,通許縣官方發佈調查情況通報稱:村醫的主要訴求是負擔過重、國傢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資金和基本藥物補助資金撥付遲延。村醫反映的“報新農合要扣30%的報賬款,5%的保證金”“基本藥物價格成倍加價”等問題,均不存在。

村醫們反映的一系列問題,官方認為並不存在。但公眾再聽一聽他們的聲音,也很重要。事件或許畫上瞭句號,但村醫“集體辭職”引發的社會討論不宜就此結束。

村醫們若真的都辭職瞭,農民去哪兒看病?村醫、村衛生室,和城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職能相似,承擔著居民感冒發燒、頭疼腦熱、慢性病日常診療以及跌打損傷應急等最初級的醫療服務。村衛生室若關門,農民大病小病全都去醫院,患者不方便,醫院也承受不瞭。

在城市居民習慣到大醫院看病的當下,村醫對於滿足農村醫療需求的重要性,恐怕隻有農民最清楚;村醫承擔的公共醫療任務之繁重、工作的辛苦與報酬的不對等,也許隻有他們自己知道。

通許縣官方通報稱,村醫們反映的“國傢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工作年年加碼,村醫工作不堪重負”的問題不存在。即便不是“年年加碼”,現有的負擔是否足夠沉重?這依舊值得關註。

網上曾有村醫吐槽說,村醫承擔瞭太多的行政任務,比如村民慢性病隨訪、村民醫療信息檔案與檔案更新、預防宣傳……繁重的基層公共衛生任務,與村委會、社區門前都掛著幾十個職能牌子的情形如出一轍。

2018年11月,人民網地方留言板上,某地一位村醫給省委書記留言說:自己在這個崗位8年瞭。我們每個月500元的工資,在現在的社會真的無法生活!也沒有什麼養老保險,我們以後怎麼保障?以後出路何在?官方回復稱,將千方百計增加鄉村醫生收入——這種官方表態,非常重要。事實上,村醫流失。村衛生室荒廢的現象,恐怕不是個別現象。

如何穩定村醫隊伍,滿足村醫群體的合理訴求,顯然應該成為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的一項課題。36名村醫反映的問題即便不實,也不妨礙進一步討論他們的某些訴求——在提高村醫待遇方面,有關各方多作一些務實的努力。村醫待遇與農村醫療衛生事業發展在同一概念中,二者應得到同等重視。

馬滌明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